<strike id="rtl19"></strike><span id="rtl19"><video id="rtl19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rtl19"></strike>
<strike id="rtl19"><dl id="rtl19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rtl19"><dl id="rtl19"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rtl19"></strike>
<strike id="rtl19"><dl id="rtl19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rtl19"><dl id="rtl19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rtl19"><ins id="rtl19"></ins></strike>

返回

上海首家持牌“云”醫院,前世竟源于民國時猖獗的“肺部感染”



資訊來自 上海新聞廣播?微信公眾號


一周前,上海首家互聯網醫院牌照“花落”徐匯區中心醫院,打磨多年的“云醫院”發展模式進入全流程服務新階段。這家“二級”醫院,為何能從高手林立的“三級”醫院中“殺”出重圍?


本是一次短平快的新聞采訪,卻因采訪結束后偶然經過深藏于醫院中的一座老洋房,引發出一場新的探尋。因為那一霎那的驚艷,讓我們發現,它的“前世”與“今生”居然有著一番因果般的傳奇……



1.尋蹤覓影?

尋訪徐匯區中心醫院的“身世”,它竟源于民國時期猖獗的“肺部感染”。


穿越到上世紀30年代,你會發現“肺部感染”也是當時的一場夢魘。


肺結核病猖獗流行,平民百姓發病率、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,這時,上海灘出現了一個學醫的年輕人,決定創建一所私立醫院主攻肺病。很快,他的夢想就實現了。


他叫丁惠康,1927年畢業于上海同濟大學醫科,1935年拿到德國漢堡大學醫學博士學位,1938年5月他向上海名紳葉鴻英租借了位于淮海路990號的一棟“小紅樓”,一座后來聞名于滬上的“新虹橋療養院”就此誕生,它也正是今天徐匯區中心醫院的前身。?



當時這座以治療肺結核病人為主,同時設有內、外、婦、兒、骨、泌尿等??频尼t院,從一開業就聘用上海一流專家主持各項業務,更有當時華山醫院院長過來主刀,這使得它很快就在上海灘名聲大噪。再加上占地10余畝,花木蔥翠的園林,Art Deco風格的建筑,幽雅的環境,更是使這所醫院成為當時不少名流的首選。


?天氣晴好時,如果在醫院花園漫步的丁惠康抬頭仰望天空中的云朵,一定不會想到,時隔80多年后,會有另一群人,在他腳踩土地的上空,建立起一座“云端”上的醫院。


?相逢的人總會“相逢”,哪怕不在一個時空。


2.不謀而合?

80多年前的“抗癆防癆”與今天的全民“戰疫”居然有不少相似。?


為了發動更多的醫務人員投入“抗癆防癆”工作上來,丁惠康曾寫信給當時的上海市市長和衛生局局長,建議創建中國防癆協會,共同預防和努力控制結核病的傳播流行。隨后他又利用新落成的五洲大藥房(北京路西藏路口),自行出資舉行規??涨暗姆腊A宣傳活動,展出肺結核病的病理標本、結核病人的胸片、顯微鏡下的結核菌等,警示世人,當時參觀者突破10萬人次。?


1939年、1940年,丁惠康又聯絡其他近20個醫院和醫療單位先后發起第一屆、第二屆防癆運動,并親自編寫各種宣傳資料,免費贈閱,如《肺病療養法》、《肺癆的預防》等小冊子以及各種防癆標語、電影院放映的幻燈片等,宣傳活動聲勢浩大。



根據資料記載,“丁惠康開辦的醫院,免費為近萬人做胸部透視及胸片檢查,發現病人及時治療,對經濟困難者不收診金,住院只收飯費。除了虹橋療養院收治結核病人外,他還把滬閔路北橋鎮附近、占地60畝的花園別墅改建成療養新村,收容慢性肺病患者?!?/p>

?此刻,你是否會不禁想起今天位于金山區,集中收治新冠病人的上海公共衛生中心??


?歷史和當下,不謀而合。


3.如果“云”知道?

2000年,一個和丁惠康當年創建醫院時年齡相仿的醫生,頭腦里出現一個關于未來醫療模式的設想。?


他叫朱福,那一年,一次偶然的學術交流,他在河北省秦皇島市遇見一位醫生,提著手提電腦,走村串戶,把高血壓患者的性別、年齡等資料全部錄入到電腦當中去,針對每位患者,用簡單且價廉的藥物方案來治療、管理與隨訪,患者數居然累計達到3萬。


“在當時的情況下這是非常了不起的,對我的影響很大?;氐缴虾?,我就開始從事高血壓病的計算機管理工作,這套系統的打磨整整用了10年。2010年,我們把高血壓病專家系統掛到網上,建立起一種:一端是醫生,一端是患者,跨越時間空間,通過網絡診斷、處理、管理高血壓的診療模式。這應該是上海做單病種互聯網醫療的先河?!?/p>

這期間,朱福還開始接觸到一種全新的概念——“云”,他隱隱地覺得,那將是一個蘊含著巨大能量的新世界。


?一個思考隨之開始每天縈繞于他的腦海之中:


?如果“云”知道……??


4.新“當家人”?

2015年,朱福來到徐匯區中心醫院,成為這里的“當家人”。?


從搬入“小紅樓”4樓的辦公室那天起,每天朱福都會站在窗前遠眺,即使目光不能所及,他也清楚的知道,作為一家二級醫院,這里的周邊被林立的三級醫院緊緊包圍。此刻,這個一直自稱“骨子里不安分”的人,心中開始醞釀一場“新作為”,如同1938年這里的當家人丁惠康一樣。


建一所“云”上的醫院吧,院長朱福仰望著天上的云朵,做出了決定。



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。


?回憶起創立之初的一幕幕,朱福發現,那時的自己如此幸運,同時擁有了這六個字。


?天時:2014年底,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的舉辦,向全世界傳遞出中國將加快互聯網+建設的信號,2015年,互聯網對傳統行業的賦能探索突飛猛進。?


地利:坐擁豐富醫療衛生資源的徐匯區,發力布局生命健康服務業,鼓勵和引進國際醫藥總部機構、研發中心和轉化平臺落戶,積極推進楓林生命科學園區的建設。聯合中科院上海分院、復旦大學、中山醫院等重點院所、高校和醫院,推動生物醫藥研發與生命健康服務相結合。積極推進“智慧醫療”,運用大數據、云計算、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,拓展全程健康監護、多網絡互聯互通互操作、遠程健康服務等新業務、新模式、新產業的發展。


人和:朱福來到這里后發現,這片土壤埋藏著科研、創新的基因。中科院上海臨床研究中心就建于這里,大約20年前,屠呦呦的青蒿素的復合制劑片,也曾在這里進行過臨床實驗。



2015年12月16日,世界互聯網大會在中國烏鎮召開之日,“徐匯云醫院”在“云端”誕生。


幾個月后,“徐匯區—中山醫院”醫療聯合體成立,徐匯區中心醫院同時加掛第二冠名,成為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徐匯醫院。中山醫院委派副院長周儉教授擔任徐匯區中心醫院院長,從那時起,朱福的院長職務前面多了兩個字“執行”。


“論及真正的醫療資源融合,‘網絡搭橋梁’不可或缺?!敝軆€說。2016,在醫聯體的強大體系支撐下,30多名中山醫院的專家、70余家零售藥房,迅速入住這座“云端”醫院。


2017、2018、2019,“徐匯云醫院”逐步實現了徐中心醫院以420名專業注冊醫生以及421名執業注冊護士為主體,納入醫聯體以及徐匯區豐富的醫療資源為補充,其中包括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等4家三級醫院、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、大華醫院等二級醫院4家、社區衛生服務中心13家及其站點共36家、外地縣醫院近20家、市計生所醫院、上海健康科技協會院士工作站等,都加入了這場“云”分級診療下的云多點執業試行。


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


5.四個小故事

【火車】2016年12月20日19點,北京開往上海的G21次列車的廣播里,忽然發出緊急求救,一位外籍乘客,突發劇烈腹痛,癱軟在車廂,急需醫生幫助。


當時徐中心職工劉罡一正巧在這列火車上,趕到患者車廂后,他立即接通“徐匯云醫院”APP的在線急診醫生莊建晴。通過遠程視頻問診,莊醫生判斷患者腎結石的可能性較大,隨后建議乘務員先給予患者服用止痛藥。


晚上10點40分,火車準時抵達上海虹橋站,癥狀明顯緩解的患者已可以自行走下火車,并前往醫院尋求進一步診療。一路有驚無險。


【云南】?2016年的平常一天,家住云南的余奶奶做家務時,忽然覺得胸悶心悸加劇,而她的下肢已出現浮腫多日了。


在家人的陪伴下,奶奶趕到當地衛生院,可由于醫療資源有限,主治醫生也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案。好在當地之前已與“徐匯云醫院”建立好“云”合作。


當天,上海的心內科及放射科專家坐到攝像頭前遠程會診,在讀取奶奶的心電圖、胸片和可穿戴設備實時傳輸上來的血壓、血氧飽和度等數據信息后,診斷應立即為患者加強利尿、擴冠、抑制左室重構、抗感染等治療。幾天后余奶奶感覺自己舒服了許多。


【杭州】張先生是一位杭州的病患,在一次體檢中發現肝功能異常,他希望盡快到上海知名的三甲醫院就醫,可嘗試一番后卻發現專家號很難預約。通過上海工作的家人聽說“徐匯云醫院”可以預約到專家特需門診后,他在杭州的家中一番下載操作,很快地屏幕另一端出現了接診護士的微笑,幾分鐘后在護士的幫助下,他成功預約到了專家號。那一刻張先生看到了希望。


【“云”重逢】2020年3月4日上午10點07分,中山醫院副院長、徐匯區中心醫院院長周儉坐在“云醫院”辦公區的工位上,接到了一位老患者曲阿姨的隔空問診,當她出現在鏡頭另一端時,右方電腦屏上同步顯示出她的相關病例信息,數據提示之下,周儉迅速回憶起曲阿姨脂肪肝病的治療過程。經過幾分鐘的問診,周儉開出了一張“云處方”,阿姨在女兒的幫助下,很快就在線上完成醫保支付,并填寫了配送信息。當天下午5點多,曲阿姨在家中收到了她的藥,當時她覺得這種“云”重逢真不錯。



曾經的每份付出都為今天埋下了“彩蛋”。


6.傳奇再現?

疫情之下,“云看病”數量出現激增,上海探索已久的“互聯網醫院”跑出了加速度。


2月26日,朱福拿到了他渴望多年的互聯網醫院牌照,這家二級醫院成功突圍全上海的三甲醫院,成為第一家擁有互聯網“身份證”的公立醫院。


隨后的六天,朱福帶領團隊連續通宵,將從前沒有“執照”不能做的事,全都做了。一周后,多年主打“視頻看醫生”服務的“徐匯云醫院”,跨越式的實現從“云掛號”“云問診”到“云配藥”“線上醫保脫卡支付”等醫療核心業務的全流程服務,“云”上門診量更是超過此前五年的總和。


此刻的“高光”,對于朱福和他的團隊們來說,意味著什么。問題拋出后,朱福忽然出現一陣很長的靜默……


?“這段日子,根本沒時間思考這樣的問題。疫情發生后,上海把發熱咨詢平臺的互聯網新冠工作室設在了我們醫院,緊接著在很短的時間內,我們就拿到了珍貴的牌照。


?當時自己曾激動了一下,但是很快地一切感受都被忙碌的工作沖淡了,每天加班到早上四、五點鐘,白天黑夜的忙,沒時間多想。?


不過回想起來,今天云醫院所希望實現的,其實和2000年我那時最樸素的初衷一樣,那就是讓看病變得更簡單?!?/p>

?80年前,“新虹橋療養院”秉承普濟百姓的精神,曾救死扶傷數以萬計的肺癆病患。


?歷經80年后,在“新虹橋療養院”原址上空建起的“徐匯云醫院”累計為各類病患服務超過180萬人次。?


時光交錯


永恒的是


醫者仁心



国产在线